欢迎光临上海ag环亚登陆有限公司官网!

服务热线:400-186-8161

主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新闻 >

【新闻调查】“多闻”的二月:围栏里的社区靠他们渡过难关
日期: 2020-03-21 03:34    来源: 本站

  湖北省疫情防控眼下已进入最吃劲的关键期,疫情形势仍然严峻,与时间赛跑,与病魔较量,武汉市抓住救治和阻隔两大关键环节,抢抓重中之重,决战之地的窗口期,遏制疫情扩散蔓延势头。

  此前七天,2月11日的凌晨,武汉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发布第12号通告,全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已进入关键时期,为进一步加强源头管控,最大限度减少人员流动,在全市范围内所有住宅小区实行封闭管理,当时要求每户居民三天可外出一人采购生活物资一次。但是三天之后,社区管控再次升级,除就医以及防疫情、保运行等岗位人员外,其他居民一律不得外出。15日凌晨,多闻社区书记田霖接到指令后,按照指挥部的要求,用这种黄色的围栏把整个社区围了起来。

  田书记:她要绕的路是比较远,我们四个人在那里跟她解释,我们的志愿者,我们的保安,我们社区的工作人员,听不进去反而还骂我们。

  志愿者:我们就弄那个路的,昨天搞好了,搞好了被他们又破坏了,破坏了我们又来加固。

  今天是社区全封闭管理的第三天,多闻社区有常驻居民1970户、4700余人,疫情之下,社区原本承担着对辖区内独居老人、有重病患者的家庭、新冠肺炎感染者家庭提供生活保障的任务,眼下意味着社区近2000户居民的粮油蔬菜、基本生活用品保障都需要靠23名工作人员的社区提供保障。

  对于有特殊需求的人员,社区可以统一办理出入证明。从早上八点到现在的这一个小时,多闻社区为医护工作者、快递小哥、有就医需求的患者等人开具了15张出入证明。

  田书记:你们路上把自己防护都做好,也戴个眼镜,回来注意消毒,给他们两个开出入证,你们身份证带了没有?让他坐一下,你去把身份证拿来。

  居民不能出社区,蔬菜食品的供应成了刚需,在社区中心的十字路口,这家水果超市从大年初四就开始销售蔬菜,这两天,社区全封闭管理之后,多闻社区把他们纳入到蔬菜供应的保障力量内。

  田书记:允许他出去进货。而且跟他们都签了一个协议书,你这个期间保证你的价格包括你的质量,出了问题你要负责任的。

  除了这家蔬菜摊,多闻社区正在联络附近超市,筹备以居民团购的方式保障供应,社区边捋着头绪边紧急开启了之前从未涉及的工作领域,要满足各家各户五花八门的生活需求。

  胡菊连:我就是有一点臭干子,我想把它处理掉。因为被关在家里,一直都没有出门。我就心里想,再放就放坏了,就是这样的。

  胡大姐之前在街上摆摊以卖臭豆腐谋生的,疫情发生这一个月的时间,她不能上街做生意,半成品的豆干堆在家里眼看就要烂掉。社区答复,不能开通行证。

  田书记:我说她的东西在我这儿附近卖,只要你保证质量,你到我这儿你摆摊我允许你卖。

  胡菊连:我说个实在话,我没什么好害怕的,因为感觉是这样的,自己的身体自己知道,天天有人给我们打电话,有人说负责问你,要是发烧就赶快给他打电话,要是有什么不好的话,他就及时给你马上来人。我们就像一个小孩一样的,感觉有大人在保护我们。

  胡大姐是湖北安陆人,两年前她和丈夫来到多闻社区,租了一间房子做起了小生意。对于他们来说,春节是生意比较红火的时段,年前,夫妻俩备下了大量的半成品豆干、副食,却没想到疫情突如其来。

  市民:家里火腿肠丢了几百根,再还有那个豆腐,是有一点严重,损失两千多块钱。

  市民:你们也帮我宣传一下,等这个疫情过去了,我生意好一点

  在多闻社区,被疫情影响的大小生意人很多。我们去的这天看到社区内的一些餐厅、饭店都把食材摆了出来,在自家门前售卖。

  胡大姐带着她家的豆干来到社区的主街上,想问问这家饭店能不能收下她的豆干。

  老板:这点东西(摆摊儿)合不来,我也不想在那儿耗着,要是谈不好我就想卖一下,要是谈得好就给他算了,这点东西蛮累。

  在多闻社区,这家饭店开了近二十年了,成了附近很多居民的食堂,本来,这个春节,他们的年夜饭预定出去600多桌,食材全都备好后,疫情来了。

  餐馆老板:封城基本上就退了,22号了,基本上全部都退光了,这是谁也意料不到的事情。

  餐馆老板:我们想着没有这么长时间,说不定封城10天,这个疫情过去了我们就可以正常营业了,哪儿知道一个14天,又一个14天。

  前几天,饭店开始把存库的蔬菜拿出来卖,一方面弥补损失,另一方面也给社区居民买菜提供些方便。

  饭店收下了胡大姐家的六箱豆干,也算帮她弥补了些损失。疫情当前,邻里之间互帮互助,共渡难关。

  接近中午,这一天的出入证办理高峰已经过去,社区书记田霖和网格员们开始给这些天逐渐治愈出院的居民上门送生活物资。

  这天是69岁的老郭治愈出院的第四天,他的儿子小郭也已经度过了隔离期。一个月前,老郭刚刚病倒的时候,父子俩曾经和社区的工作人员一起,共同经历了最艰难的几天。

  老郭感觉自己徘徊在生死边缘的时候,他的儿子正在焦急地向多闻社区寻求帮助。社区当时派车将老郭送到了协和医院。经历完漫长的挂号、ct检查、核酸检测,时间已经过去了三天。老郭被确诊感染了新冠肺炎,但是医院没有床位可以收治他。

  郭勇:床位确实比较紧张,我天天看新闻,看手机也知道床位确实比较紧张,就疯狂地打电话,没办法,害怕了,不能让我父亲走。

  而当时,社区的工作人员也处在焦虑和无助中。床位紧张,他们能做的就是把病人的情况向上级指挥部汇报,然后等待上级的指令。

  田书记:我当时有很大的无力感,因为设身处地地想,如果是我的亲人,我也不能说眼睁睁看他一个人,因为延误治疗而死,我想帮他帮不了。

  两天后的2月3日,老郭等到了他的床位,他先被武汉红十字会医院收治,6日又被分诊到了金银潭医院。

  郭伟汉:我到医院以后,我就有一个想法,好像进了保险箱,那个时候人的心情遽然就变了。那里的医生很好,态度也好,关心我,一去一看,老师傅有一点喘气,赶快打氧吧,就赶快给我续氧,续氧以后,我也看见了旁边病人,他吸氧吸得很多,他那个腹球几乎要满了,我就问他,我说你这么缺氧,他说我离不开这个氧,后来医生来了跟我说,你能够不吸就尽量不吸,不要依赖它,我就明白医生说线分钟左右就停下来。

  心态转变后,老郭更加积极地配合治疗,入院第六天,他第一次吃光了全部饭菜后,感觉自己线日,在转入金银潭医院第八天时,老郭病愈出院。出院时,由于妻子、儿子作为密切接触者都还在隔离中,老郭回到了只有自己的家中,生活所需交给社区照料,让社区田书记没有想到的是,老郭出院第二天,他就接到小郭的求助电话,说老郭在家突发心脏病。

  田书记:当天我们破门进去那会儿,我到屋里之后,测量血压是32,血压的压差比较大,心跳每分钟129,当时需要观察,因为他儿子也打了120,我们同志也打了120,另外两个同志就在喂他速效救心丸。

  原来,出院后的老郭为了庆祝自己的康复,给自己做了顿饭,还高兴地多喝了两杯酒。

  大概一个小时以后,脸特别红,手也特别红,心跳很快,我就打电话给儿子,我说我心跳很快,太厉害了,什么感觉,那人都在蹦,坐在沙发上,人都在蹦,又一次挽救了他的生命。

  如今,重获新生的老郭和已经解除隔离的儿子正在居家隔离中,老郭又开始掌勺做饭,他还为自己收拾了钓鱼工具箱,期盼隔离结束时,疫情也结束了,他就带上他的鱼竿,踏着春天的阳光去钓鱼。

  一进社区,我们就发现,原本摆满了蔬菜的水果店门前空空荡荡,卷帘门也放了下来。销售食材的饭店门口也打扫得干干净净,没有了售卖的痕迹。

  田书记:因为现在按政府的要求,所有的零售的商超,大型小型的全部不允许对个人。

  田书记:从昨天早上开始,所有的大小超市一律不准对个人,所有的居民购买全部以社区代买和团购的形式来进行开展。

  大小商超一律不准针对个人零售,这就意味着全社区4700人的日常所需真的要完全通过社区代购和团购的方式进行,田书记来不及跟我们说太多,急匆匆地出门采购了。

  从社区封闭管理的第二天开始,多闻社区开始尝试团购,居民在各自所属的网格管理群向网格员提交团购申请,群里给出了不同组合的食品、日用品套餐。社区和商家合作将商品运回,再派发给居民。但是,团购的种类虽多,但套餐都是固定的,居民还会有各自不同的需求,田书记想了个办法,他要在社区办公室开一个小超市。批发一些常用商品,再以原价卖给有需求的居民。

  十分钟不到,卷纸、馒头和花卷已经卖完了。很快,米和油也卖光了。田书记赶紧安排工作人员去超市继续采购。

  田书记:我们进了五袋,有些东西今天不足。今天搞这个,我们明天的百货量就会大一点。

  田书记:婆婆您要买什么?到后面去排队,米和面全都有,我保证你今天全都有好不好。

  田书记:保持一个距离火腿肠有,馍馍、花卷都等一下。

  新的政策下来之后,超市只提供有社区证明的团购,这个养老院的工作人员跑了好几个地方也买不到物资,情急之下,来到社区求助。

  在社区工作人员外出补充采购的同时,闻讯而来购物的居民越来越多,大约十几分钟时间,队伍越排越长。

  男:不要说些客观原因,我只晓得这些都是客观,这些人都在为你们隔离,是不是?

  男:我们已经封锁了一个星期了,一个星期给你们准备,你们都没准备到,我今天才下楼。现在我下来这一个场面,你们看,蔬菜没有,什么东西都没有。

  田书记:我们都互相理解,每个人都在努力,每个人都在付出。靠一个人是不行的。ag环亚登陆

  市民:他们真的很辛苦,我们真的很感谢他们,作为社区的干部,他是我们社区的主心骨,什么都找他,什么事情解决没吃没喝的都找他们,他们天天从过年年前到现在,都是在为我们社区的居民在工作,我们真的很感恩,很感谢,真的非常感谢你们,真的辛苦了,真的不容易,谢谢你,你像我们什么困难都要找你们,什么吃的喝的,没有用的都要找你们,谢谢你们,辛苦了,真的很委屈的。

  市民:他只为他自己着想,这个疫情其实谁都不想,你不能要求的太苛刻了,居民多,工作人民又很少,他的性命不是性命吗?

  大约半个小时时间,外出采购的工作人员回来了,这半个小时对于排队等待的人来说显得格外漫长,但遗憾的是,他们中很多人都在等待的馒头花卷却没有采购回来。

  补充采购回来的卷纸、米、油等物资再次快速销售一空。但多闻社区这一天的繁忙还远远没有结束。

  原来这位居民带着生病的母亲来到社区,把资料递给工作人员,工作人员误以为他们是刚从医院回来,便开始查看资料,居民急了,嫌工作人员办事拖沓,一着急又吵了起来。

  多闻社区的两台爱心出租车还在外面替重症患者买药没有回来,街道上的车都在为居民采购物资,情急之下,田书记冲上消防车,带着这对母子去医院看病了。

  田书记:对,送到协和医院的急诊部去了。应该还好,属于一个慢性病,可能老人现在身体上有不舒服,有一定的还是比较紧张的原因。

  下午5点,社区渐渐安静下来。田书记开始考虑明天的工作重点,一是还要继续为小超市囤货,二是尝试商家配送的团购方式来弥补社区人力物力的不足。

  田书记:事太多,各种各样的事,居民各种各样的需求,合理的不合理的,都要过来,而且我必须要用一个相对平常心态去面对。刚才确实两方面刺激到我,一个有少数人误解曲解,甚至还有攻击我们的,但是我们很多的付出,很多群众也非常认可,也特别令我们感动。他不是感恩我个人,还是感恩我们政府,还是在积极为群众在想办法,在解决问题。

  2月22日,多闻社区全封闭式管理的第六天。田书记打造的社区简易小超市又堆满了货物。

  田书记:又开张了,早上补充了将近一万块钱的货。因为居民有很多需要馒头的,我们把沃尔玛超市今天库存的小馒头全部买回来了,买了将近一百多袋回来。

  今天,田书记很高兴,一方面是他的小超市堆满了货品,另一方面,他们新合作的大型超市平台今天将送来200多份居民订购的商品,货车将直接把团购商品拉到社区办公室门前。而今天又有新的志愿者加入到社区服务团队中来,他们的工作队伍由23人壮大到了32人。

  易刚建:(社区)的困难在于主要是属于众口难调吧,居民需求会比较纷繁众多,我们明显感到人手不足的一个情况,我们还是必须尽量满足居民的一些需求。

  大家严阵以待,就等送货的车到来。但是原定两点钟配送到位的团购品,四点了,还没有来。

  订单如不能按时送到,最直接的后果就是面对居民的不满和抱怨,挨个解释又将耗费大量的精力,田书记也非常理解超市的难处。

  他们也有他们的现实困难,一个商超所要面对的社区不止一个到两个。“所以目前,仅仅单纯依商超来保障封闭期间居民的需求,我心里是没底的。”

  这也是为什么田书记昨天要自己开设小超市。今天,我们发现,社区十字路口的水果超市又开始营业了,只不过变换了销售方式。

  记者:我们不是三天前来的,看见您这儿这么多蔬菜,现在不让零售了,会不会卖不出去啊?

  商家:不会,也就是那一天没有接到通知,货压的狠一点,但是这几天慢慢的开始恢复了。

  陈玲和丈夫经营社区内的这家水果店有三年时间了,春节是销售旺季,他们囤了四万元的货,遭遇疫情之后,客流大幅减少,一屋子水果烂在了家里。但夫妻俩都是勤快人,仍然每天坚持营业。半个月后,库存的水果烂的烂,扔的扔,剩下的已经卖得差不多了,两口子闲不住,又开始从老乡那里进货卖蔬菜。

  老板:后来想附近居民肯定总是要吃菜的,菜市场也关门了,我们就去一个亲戚家,跟他沟通,送了点菜过来。结果那一天一车菜一下子就抢光了。

  老板:很大,后来我们基本上都是两车菜,一个大车一个小车,周边的人都晓得我们家在卖菜,都相互在传,都过来买菜。

  水果超市改卖蔬菜填补了附近菜场供应的空缺,夫妻俩带着几名员工起早贪黑,尽力弥补水果的亏损。社区全封闭初期,他们更是成为了附近居民最方便的蔬菜供应点,那时,社区已经在组织居民团购蔬菜,但对于很多老百姓来说,自由地零买更符合他们的消费习惯。陈玲和丈夫顺势加大了进货量,没想到19日那天,一张禁止大小商超向个人零售的指令让他们措手不及。

  老板:变化太快了,一天一个变化。只能说走一步看一步,政策怎么变,就跟着怎么走,就像这样,有时该损失的也没办法,只能认了。

  好在,多闻社区团购平台向他们开放。从前一天开始,他们把蔬菜配成了50至100元不等的四个价位的套餐,为居民提供免费的送货服务,很快,库存销售完,今天他们又进了一大车的新鲜蔬菜。

  老板:手机上面每天好多订单,有时候忙,没有时间接。你看我这双手,都干裂了,没有时间去保养,以前都没有像这个样子。

  对于陈玲夫妻俩来说,疫情给了他们一次特别的经历,原本被迫转行卖蔬菜,让他们发现了新的商机。

  老板:真的是一个成长,成长的过程。我们当时做这种水果卖场的时候,刚开始做的时候只有五六家,后来一下子武汉市发了几千家,我们那个时候也一直没有改变,我们一直在等待,在犹豫,就是这样,做一天算一天,只能像这样吧。但是这一次疫情也是一个机会,也是一种压力,压力推的我,感觉我要去卖菜。

  因为卖蔬菜,因为勤苦的付出,他们现在已经挽回了因疫情造成的囤积水果的损失,也让他们看到了未来的发展方向。

  小区全封闭后,武汉市民都需要通过团购的方式购买日常所需,超市的压力十分巨大。

  配送员:对,现在基本上门店能够来上班的员工只有三分之一,大概有四五十个人。

  疫情发生正值春节,超市的很多员工回家过节,因为种种原因,不少人还不能回来上班,六个人的配送小组,要负责打包、装车、送货、卸货,忙了一天,送了四个社区的700多份团购。

  这些天,一段武汉嫂子吐槽社区管理效率及超市“套餐制”配送物资问题的视频引发热议。

  市民:应该是事实,捆绑的太多,一方面就几类菜就是50、60、70、80,看不到东西

  市民:有的打包太多了,他打包一下,两个大包菜,吃得完吗?土豆也是一大袋,还没吃完就烂了,要实惠一点,一样放一点,一样放一点,品质要好一点。

  作为非常时期的应急措施,社区团购对于很多居民来说还是个新鲜事物。一时间,也有很多人对这样的销售模式感到不适应。

  田书记:确实,但是我社区1900多户居民,每一户居民按他所需要的品种、数量来满足他,我真的不敢,我做得到我都不敢做,土豆要圆的,要小的,菠菜老的还是嫩的,这些东西立马都出来了,肉新不新鲜,这肥了,瘦了,这是我满足不了的。

  这些天发生的事,让社区意识到,埋头苦干或许并不是最好的工作方式,花一些时间和居民进行信息沟通可能更能增加双方的理解,让工作开展得更顺畅。

  昨天,在社区网格群里,他们就商超团购现状、小超市的营业时间、爱心蔬菜的发放规则等向居民做了一番详细的解释。

  田书记:社区对现实的情况和困难及时告知,因为社区现在面临的很多困难居民是不知道的,也就是信息公开,所以让居民知道我们社区每天在琢磨做了哪些事,有些事情我们做不到,还是要让老百姓知道。

  2月22日,上级政府分配到多闻社区200份福利蔬菜,用于独居、空巢老人、感染家庭等困难群体的帮扶。

  虽然团购平台的送货时间比原定到达时间晚了很久,最后社区总算顺利地把商品发到了居民的手中。

  田书记:严格来说目前我这边民生保障已经跟上了,只是说效率不是很高,效率还没有达到一个最高的效率。这个基础保障我这边已经做到了,只是说目前满足不了的就是人民群众对品质生活的需求,只能一步步来,其他有条件再做一点。